您所在的位置: 外贸律师网 >案件评析

首席律师

李新立律师 上海兰迪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所常委,南开大学经济学学士,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 入选上海市法学会首批 “上海涉外法律人才库”,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 兰迪国际投资贸易部主任, 海南国际仲裁... 详细>>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新立律师

手机号码:15000959110

邮箱地址:David.li@landinglawyer.com

执业证号:13101200610727199

执业律所:上海兰迪律师事务所。地址: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1089号北外滩来福士东塔16层

联系地址:如需帮助,请发邮件到David.li@landinglawyer.com,简述基本事实和您的问题,留下姓名和手机号码,我们将在收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回复,谢谢!

案件评析

莱城区土特产加工厂诉中国外轮代理青岛分公司等货物损坏赔偿纠纷案

【案情】

原 告:莱芜市莱城区土特产加工厂。(以下简称莱芜土产)

被 告:中国外轮代理青岛分公司济宁经营部。(以下简称济宁外代)

被 告:山东省济宁祥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宁祥运)

被 告:上海海兴国际货运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海兴)

2000年4月19日,原告莱芜土产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签订了一份农副产品购销结合合同。约定: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向原告莱芜土产购买18.5232吨保鲜姜。2000年4月26日,原告莱芜土产又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签订了一份农副产品购销结合合同补充协议。该协议对原购销合同中质量、价格、付款方式、运费及代理费支付等条款作了一定的变更。

2000年4月20日,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与SUN CHONG INTERNATIONAL, INC.签订了销售确认书一份。该销售确认书约定:SUN CHONG INTERNATIONAL, INC.向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购买18.5232吨保鲜姜,总价款为:14262.86美元。之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即与济宁外代联系该批货物的出运事宜。被告济宁外代曾于2000年4月18日发给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一份传真,确认到美国的海运航程为28天。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即委托济宁外代代理出运货物,济宁外代接受委托后,又委托青岛海兴代理出运货物,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对此转委托未提出异议,并于2000年4月27日向青岛海兴缴纳了4400美元的海运费。青岛海兴代理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向鹏达船务有限公司定舱,鹏达船务有限公司于2000年4月29日向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签发了一份提单。该提单载明:托运人为: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收货人为:SUN CHONG INTERNATIONAL, INC.。该提单对货物的到港时间没有涉及。货物运抵美国后,收货人发现该批货物发生了货损。2000年6月15日,美国检验总公司出具了一份检验报告,该报告指出该批货物已发生一定程度的损坏。

2001年3月28日,济宁市工商信息咨询服务中心出具了一份工商登记查询单,该查询单载明:济宁外代已于1999年11月15日被济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销。济宁外代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及青岛海兴的业务联系都是原济宁外代的职员何平操作的。

上 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委托被告济宁祥运负责本案所涉货物的陆运,2000年5月9日,被告济宁祥运向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收取了陆运费4050元人民币。被告济宁祥运虽在答辩时请求法院判令原告莱芜土产赔偿因错误申请诉讼保全给被告济宁祥运造成的损失,但济宁祥运并未对原告莱芜土产提出反诉。

原告莱芜土产诉称,2000年4月,原告莱芜土产与被告济宁外代的代表人何平联系向美国纽约出口鲜姜事宜,济宁外代多次电话回复海运航程天数为23-28天。2000年4月18日,济宁外代又用传真确认海运航程为28天。莱芜土产根据济宁外代所确认的航程天数,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签订了向美国纽约出口鲜姜的协议。莱芜土产出口鲜姜的陆、海运输均由济宁外代联系安排,该批货物于2000年4月29日装船,2000年6月5日到达目的港美国纽约,实际航程为37天,远远超过了济宁外代所报的23-28天。

济宁祥运与济宁外代收取了莱芜土产的集装箱运费及港口费用4045元人民币;青岛海兴收取了海运费4400美元。被告济宁祥运、济宁外代和青岛海兴以盈利为目的,误报航程,致使原告莱芜土产的鲜姜霉烂变质。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81177.18元人民币及利息,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济宁外代的职员何平辩称,济宁外代已于1999年11月15日被注销,原告起诉的主体不存在。另外,济宁外代的业务员仅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有过传真往来,与原告莱芜土产无任何法律关系。

被告济宁祥运辩称,济宁祥运与原告莱芜土产不存在海上运输合同法律关系,显然不会有海上运输合同纠纷。原告莱芜土产在没有事实的情况下,申请莱芜市莱城区人民法院冻结济宁祥运的银行帐户,是违背法律的。济宁祥运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莱芜土产对济宁祥运的起诉,并判令原告莱芜土产赔偿因错误申请诉讼保全给被告济宁祥运造成的损失。

被告青岛海兴辩称,(1)、原告莱芜土产无权提起本案诉讼,因为根据《海商法》的规定,有权就货物灭失或损坏或迟延交付主张索赔的主体是收货人,原告莱芜土产既不是本案所涉及的货物的托运人也不是收货人。因此,原告莱芜土产无权就货损事宜提起索赔。(2)、青岛海兴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理由是:第一,在本案所涉及的提单运输中,托运人是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收货人是SUN CHONG INTERNATIONAL, INC.,承运人是鹏达船务有限公司。青岛海兴仅是接受本案另一被告济宁外代的委托,代其向承运人租船订舱。而且,青岛海兴所开具的发票也是开具给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的。所以,青岛海兴与原告莱芜土产没有任何合同关系,原告对青岛海兴的起诉缺乏合同依据。第二,即使本案货损发生在运输过程中,对此承担责任的主体应是承运人,青岛海兴作为货运代理人,在代理过程中没有过错,不应当成为本案的被告。(3)、本案不构成迟延交付,因为本案所签发的提单上并未对交货时间作出明确约定。(4)、原告莱芜土产主张的货损缺乏事实依据,因为原告莱芜土产并没有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本案货损事实的存在。

【审判】

青岛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

2000年4月19日原告莱芜土产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签订的农副产品购销结合合同及2000年4月26日二者签订的农副产品购销结合合同补充协议表明原告莱芜土产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区分莱芜土产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权利和义务的合同依据是二者签订的农副产品购销结合合同及补充协议。

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购买了原告莱芜土产的货物后,即以自己的名义委托济宁外代代理出运该批货物,具体操该业务是济宁外代的职员何平。由于济宁外代在此之前已注销,已不具备民事主体资格,从而,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与济宁外代的职员何平个人之间建立了代理法律关系。济宁外代的职员何平接受委托后,又委托青岛海兴代理出运货物,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对此转委托未提出异议,并向青岛海兴缴纳了海运费,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认可了济宁外代的职员何平转委托行为。因此,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与青岛海兴建立了代理法律关系,而莱芜土产与青岛海兴之间没有任何法律关系。

青岛海兴代理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向鹏达船务有限公司定舱,鹏达船务有限公司接受了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的要约,并以自己的名义签发了托运人为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清洁提单。提单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证明,因此,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与鹏达船务有限公司建立了海上运输合同法律关系。承运人鹏达船务有限公司负有安全、及时地如约将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的货物运至目的港的义务,若发生货损或迟延交付,有权依据海上运输合同向承运人鹏达船务有限公司索赔的是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而非本案的原告莱芜土产。

被告济宁祥运接受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委托,负责本案所涉货物的陆运,收取的是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的陆运费,并没有与原告莱芜土产发生法律关系。

综上所述,原告莱芜土产起诉济宁祥运与青岛海兴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有关法律规定,青岛海事法院于2001年8月28日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莱芜市莱城区土特产加工厂对被告山东省济宁

祥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原告莱芜市莱城区土特产加工厂对上海海兴国际货运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是一起货物损害赔偿纠纷被驳回诉讼请求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原告是否在法律上拥有提起货物损害赔偿之诉的权利。而这一焦点问题的解决,需要对本案涉及的法律关系进行透彻的分析。

1、 案中的法律关系

图例:

莱芜土产—1—上海食品—————2—————美国买方

上海食品—3—济宁外代—4—青岛海兴—5—鹏达船务

1、两个买卖合同关系

本案中涉及到两个买卖合同关系,即:莱芜土产与上海市食品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食品)之间在2000年4月19日签订农副产品购销合同后成立的买卖合同关系;上海食品与美国买方于2000年4月20日签订销售确认书后成立的买卖合同关系。(如图1、2、)

2、代理关系

本案中,上海食品与莱芜土产签订合同后,遂委托济宁外代代理出运该批货物,由于济宁外代诉讼前已被注销,故上海食品与业务员何平形成代理关系。何平接受委托后又委托青岛海兴代理出运货物,而上海食品以行动予以认可,故上海食品在何平的转委托行为下与青岛海兴形成了委托关系。

3、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青岛海兴接受上海食品委托后,代理上海食品向鹏达船务订舱,鹏达船务签发了清洁提单,提单记载,托运人为上海食品,收货人为美国买方,承运人为鹏达船务。至此,上海食品与鹏达船务之间形成了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二、原告莱芜土产的诉讼地位

本案中的货损原因为承运人超航程运载,只有因此而受到货损的利害关系人才能提起货损赔偿之诉,亦即,货主即美国买方及货物的托运人即上海食品。由于莱芜土产与海上货物运输没有任何关系,即使因超航程运载发生货损, 莱芜土产也无实际利害关系。故,原告莱芜土产在法律上没有权利提起货损赔偿之诉。

(郭俊莉)

(转自:中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网)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咨询电话 咨询电话

15000959110

沪ICP备13031185号-1 Copyright © 2017 www.intertradelaw.cn All Rights Reserved

15000959110

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1089号北外滩来福士东塔16层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